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五章 王道之师

时间:2018-07-13 回到飞凤府,叶天龙一眼就看到晨月的那辆马车以及几个本来跟随她出门的手下家将,其中包括了那个青叔,他们正散站在马车周围,与飞凤府中的卜人聊天。
  于凤舞看到他们不像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的样子,芳心刚刚宽了一些,突然问耳边听到一个沉稳的声音。
  「凤儿,看来你现在生活得很开心啊!」
  于凤舞的娇躯倏然一震,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的表情落入二芳叶天龙的眼中,他不禁暗暗生奇。
  「凤舞,有什么事情吗?」
  于凤舞摇摇螓首,还没有来得及作答,青叔已经朝这边行来,脸上有着隐隐约约的焦虑之色。
  「叶大人,我家小姐的老毛病又犯了,所以只有再来麻烦叶大人了。」
  青叔的话让叶天龙他们均是一惊,柳琴儿连忙追问道:「青叔,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晨月她的病不是已经治好了的吗?」
  「先不要多说了,救人要紧!」于凤舞当机立断,指挥人将晨月的马车直接开到内院,青叔他们则留下来由府内的家将招待。
  车门一开,晨月的那个俏丽侍女如兰先跳下来,后面出来的是一个面貌清奇的中年文士,一袭白色的博袍,给人一副道骨仙风的感觉。
  叶天龙顿时直了眼睛,怎么晨月的车里会有这样一个家伙,看样子他和晨月的关係很不一般,这个中年的大叔到底是晨月的什么人呢?叶天龙的心中像是烧开了的锅,翻腾起来。
  如兰乖巧的给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见了一个礼,还没有来得及向他们介绍身边这个中年大叔,于凤舞已经激动地叫道:「老师!……」
  「老师?!」叶天龙一时瞪大了眼睛,「这个大叔是凤舞的师傅!!嗯,看这个家伙的样子倒也有些资格作凤舞的老师。」
  这个白袍中年人摆摆手,拦住了于凤舞的施礼,笑道:「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既然是于凤舞的师傅这样说,叶天龙他们自然是毫无异议,老老实实地跟在他的后面进了内堂,恭恭敬敬地请他上坐。早有辛西雅和另外一个女神战士将晨月扶下了马车送到后面的房间里面去了,看到叶天龙十分好奇的看着自己,于凤舞的老师仿仿一笑,轻轻地说道:「你就是让凤儿念念不忘的那个家伙吧,真看不出你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啊!」
  叶天龙只有摸着自己的鼻子傻笑的份,半天才开口问道:「请问老师您……」
  「呵呵,你叫我老师可不敢当啊!我这次来就是要和你的师傅交手的!」
  叶天龙一愣,不解地望着于凤舞的老师说道:「我的师傅?」
  「对啊,就是你的师傅风月真君!」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风月真君可是大陆上近乎传说的人物,于凤舞的老师居然说要和他交手?
  于凤舞的心惊之余,向众人介绍道:「我的老师就是王师!」
  除了叶天龙和辛西雅听后一副下为所动的样子以外,其他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敬仰和吃惊的神情。因为王师是一个在大陆几乎很少有人知道的存在,仅仅在上流让会和极少数人中间传扬。
  本名不彰的他曾经教导过大陆上许多国家的君王,而他的绝学又是「王道之功」,因此才破人们尊称为「王师」
  .只是近五十年来,这个人已经完全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以至于许多人部认为王师已经得道升天了。
  于凤舞得以拜到王师的门下,完全是因为安德列三世那颗充满愧歉的心,为了在于凤舞的身上补偿他欠她们母女的,安德列三世在发现了于凤舞的惊人天赋之后,就费尽心机找到了隐身潜修,一心要飞昇大道的王师。
  已经有一甲子没有收徒的王师本来也不想再为俗事操心了,但在安德列三世的诚心请求下,便见了于凤舞一面,结果二话不说就收下了这个让他心动的女弟子。
  老实说于凤舞的绝佳根骨足以将其一身的绝学继承下来,这样有天赋的徒弟是任何一个师傅都难以拒绝的,王师自然不会是例外。
  在王师这样的名师悉心培养下,于凤舞终于习得了一身超尘脱俗的绝世奇学,离开师门后在大陆上创出了不世的名声。遵照王师的嘱咐,于凤舞并没有把自己的师门渊源洩漏,因此也没有人知道美女战神原来是出自王道之奇才王师的门下。
  而晨月与王师的关係则是源自她的祖先和王师的师门之间极深的交情,因此晨月虽然没有列在王师的门下,但她还是从心怜其不幸遭遇的王师那里得到了许多的教诲,就连她的「玉真白屋」也是王师为其设计的。
  听完于凤舞的介绍,叶天龙便急急的问道:「老师,您怎么会和那个老头定卜约定的?」
  王师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缓缓说道:「你叫他老头?还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兴趣,收你这样一个徒弟。」
  叶天龙暗暗嘀咕道:「好家伙,你这老小子说这话的意思是不是在说,如果是你的话,绝对不会收我这样的徒弟,哼哼,看不起我!」
  「反正时间还有,这件事以后慢慢再说吧!」王师看了看计时的沙漏,「你还是先去救小月儿吧!」
  「老师您都救不了她,我怎么可能救她呢?」叶天龙抓了抓自己的头髮,略带迟疑地说道。
  「笨蛋!」王师不禁又吹鬍子又瞪眼睛,「看你还有一副聪明的面孔,怎么说出来的话这样愚蠢呢!」
  王师喘了一口气,继续骂道:「我一个没有身具奇经异脉的老头子怎么可以救她呢?如果可以救的话,早在二十年前就医治好她了,还轮得到你这个混蛋小子吗?」
  「哈,你这老头子再有能耐,还是要靠我啊!」叶天龙心中暗暗高兴,口中却是恭恭敬敬地问道:「老师,那我该怎么救晨月呢?」
  「你上次怎么救她,这次还是一样啊!」王师又好笑又好气,连再骂的力气部没有了,摇头道:「我真不知道凤儿是看上你什么了,居然会对你一往情深的?」
  「老师,您不知道我知道啊!」
  叶天龙暗自得意,笑嘻嘻地看着娇靥涂丹的美女战神。被他这样一看,于凤舞更加有些吃不住了,跺脚娇瞠道:「你还在看什么啊?还不快点去救晨月妹子!」
  「是!」叶天龙敬礼道,「小的谨遵夫人之命!」说罢,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一溜烟跑到后面去了。
  「凤儿,你选的男人真是有趣啊!」王师含笑的打趣更是让于凤舞娇羞不已,这时站在师傅的面前,叱咤风云的美女战神完全没有了镇定自若指挥千军万马决胜千里的风範,一副小儿女的模样。
  「老师啊!……」于凤舞正在撒娇之际,叶天龙的脑袋突然又从后面探出来。
  「什么事情啊?」王师看着这个家伙是越看越感到有趣,笑嘻嘻地问道。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上次我差点儿就被晨月吸光了,这次要救她,不是要让我把自己搭进去吗?」
  王师呵呵一笑,道:「为了晨月这样的大美人,你就是作出牺牲也是完全应该的嘛!」
  「不行,不行!」叶天龙的脑袋摇得像波浪鼓,「我还有这么多的美娇妻需要照顾,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让她们伤心呢?」
  王师一愣,惊讶地说道:「难道说你不喜欢晨月,不爱她吗?」
  「当然喜欢她!」叶天龙答道:「我自然是深爱她的!」
  「那么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牺牲也是应该的!」王师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
  「说的不错!」叶天龙却是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但是已经有了妻子的我还有更多的责任。我不能为了这个原因而让更多爱我而我也深爱的妻子伤心,这是自私的想法。没有她们的同意,我不会作出令她们伤心的决定。」
  王师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发现叶天龙的确和别人的想法有很大的不同,特立独行用在这个男人身上真是非常恰当。
  于凤舞转头望了一眼旁边的柳琴儿,然后再看看玉珠她们,她们每一个人似乎都在回想叶天龙刚刚的那一句话,她便轻轻说道:「天龙,你去救她吧!」
  叶天龙深深地看了于凤舞一眼,然后用力点点头,他明白于凤舞的意思。正要往后面行的时候,就听到王师大笑的声音。
  「放心,没有这么严重的!」王师提高了声音,「只要你照我说的去做,包保你一点亏损都没有!」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气,老实说,让叶天龙牺牲一身的功力要拯救晨月,虽然谁也没有说出来,但实际上她们真的感到很捨不得。
  三言两语教导完叶天龙该如何去做,王师便站起来对于凤舞说道:「看起来你有了很大的进步。来,让我看看你现在有多少的提高?」
  众人知道王师和于凤舞这两个师徒有机密的话要说,而且看别人师门的武技指导也是非常下礼貌的举动,柳琴儿和玉珠她们知趣地离开了。
  「喂,你老是跟着找干什么啊?」
  刚刚走到院子里,龙灵儿就和倩公上发生了冲突,倩公主从瑶鼻中发出了一声娇哼,毫下犹豫地说道:「应该说你为什么和我走在一起?」
  「我要去看看我的士兵!」龙灵儿十分骄傲地说道。
  「哈,我也是去看看我的士兵啊!l倩公主的气势也不差。她现在也得到叶天龙的任命,自然是理直气壮了。她浑然没有觉悟到自己是法斯特的公主殿下,怎么可以去担任一个小小的近卫团团长一职,也真是兴之所至,无所顾忌。
  看到这两个美丽的少女气鼓鼓的走出去,柳琴儿在后面摇摇头,真不知道叶天龙把她们两个人放在一起有什么好的,说不定好好的一支近卫团就会变成两个对头斗气的牺牲品。
  想到这里,柳琴儿连忙赶上几步,追上了龙灵儿和倩公主。
  「你们别忘记了我这个监军啊!」柳琴儿一左一右拉住两个美少女的手,笑嘻嘻地宣布,「以后我都会和你们一起去的。」
  柳琴儿这样做,其实也是有其深意的,毕竟她也曾经是于凤舞的亲卫队金凤卫的队长,比起龙灵儿和倩公主来要有经验许多,更重要的是她在两个美丽的少女之间可以起到居中调停的作用。
  叶天龙踏进了后面的静室,晨月正有气无力地躺在软榻上,苍白的脸色如同当初叶天龙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
  见到叶天龙进来,晨月挣扎地想要爬起来,刚刚抬起了半身,马上又无力地倒下去了。叶天龙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她的身子:心疼地说道:「怎么会这样的?
  不要起来了,快躺好!」
  晨月因为刚才的用力,毫无血色的雪白俏脸上泛起了艳丽的潮红,她娇喘了两声才慢慢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个样子太难看了!」
  叶天龙轻怜地将晨月柔若无骨的娇躯抱在自己的怀里,感到她的娇躯是那么的娇弱瘦削,不由得生出无比的怜惜之情。
  「小傻瓜,你这么漂亮还说什么傻话啊?」说罢,叶天龙俯身在晨月的樱唇上深吻下去。
  冰冶的樱唇让叶天龙感到十分心疼,这个病美人看起来真是脆弱啊!似乎是一不留心就会让生命之火熄灭,他连忙运气渡了几口真气给晨月。
  得到叶天龙阳气的帮助,晨月的神情不再像刚看到时那样的萎顿,眼中也有了几许神光,她揽住叶天龙的腰,将自己的螓首偎在他的胸怀,慢慢将自己的此行向他道来。
  本来晨月以为自己经过和叶天龙的阴阳调和、龙虎相济,她的痼疾已经全然沽除了。在视察各地区的分号时,也的确非常正常,这使得晨月更加坚定了自己已经全好的信心。
  她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加紧苦练武技,仗着自己对武技的深入了解以及拥有的各色奇珍异宝,试图在最短的时间里变成一个高手。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利,晨月真的在极短的时日里快速练得了一身的高明武技,谁知到就在她最不经意之时,突然的变故发生了。
  晨月在和天马牧场的人谈完一笔交易之后,在回程的路上遭遇了神秘人物的狙击,一番的厮杀下来,晨月的人损失很大。
  更为不幸的是,就在晨月大发神威全力杀敌,连毙数名敌人之后,突然问感到自己体内的真气莫名其妙的一顿,好像是真力不济的样子。因为情况紧急,晨月便用了瞬间恢复真力的一种奇学「金针过脉术」,试图快速回复自己的真力,好杀退眼前的敌人。
  不想就在金针过脉之际,她的全身都开始麻木,奸不容易凝集起来的真力也不断在流失,大惊之下,晨月就想停止金针过脉术,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很快的,她的下身渐渐失去知觉,而且这种麻木感不断向上面蔓延。
  发现异状的家将们拚死保护晨月,但此时他们大势已去,作为众人指挥中心的晨月完全失去行动能力,外面又有敌人的四面围攻,他们的失败是迟早的事情。
  正在绝望的时候,王师刚好经过此地,见到这样的情况,他便出手赶走了那些围攻的敌人,然后对晨月实施了紧急的救肋,用其深厚的真力把她的经脉再次疏通,使得晨月下再感到全身麻木,但他也无法根治晨月的怪异毛病,所以便一路护送晨月她们回到艾司尼亚来找叶天龙了。
  「你知道吗?王师他老人家就出了一招,一招啊!一招就把那些围攻的人全部击倒了!」
  晨月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在闪闪发光,似乎在回忆当初的状况。
  「真有这种事情?!不会是你当时头昏了,看花眼了吧?」
  叶天龙有些下相信晨月的话,因为围攻她们的足足有五六十位强悍的敌人,其中有武技强大的战士、使用攻击魔法的黑术士,还有可怕的魔剑士,而且他们都是由四面发动攻击的,王师再厉害怎么可能同时打倒四面八方的这么多人呢?
  「真的!」晨月用十分肯定的神情看着叶天龙,「我当时是全身麻木无力,但是越是这样,反而看得越清楚。」
  「奸吧!」叶天龙将信将疑,也许王师是有这样的功力,反正以后有机会再查证,现在还是先把晨月的病治奸。
  叶天龙轻轻将晨月抱起来,凑到她的耳边低笑道:「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对你不客气了!」
  晨月的俏脸腾的红起来,她知道这个家伙是在故意逗自己,下过这样一来,也缓和了不少原本有些沉重的气氛,把原本是严肃的治疗变得轻鬆起来,有些像情人之间的笑闹。
  她轻瞟了一眼叶天龙,轻歎道:「有什么办法呢?我现在是羊入虎口,一个弱女子怎么是你东督大人的对手呢?」
  叶天龙暗讚:「这美人果然很上道,知道如何创造气氛。」他故意将脸一扳,邪邪地说道:「你应该是羊入龙爪啊!接下来的事情你知道吗?」
  说话的时候,叶天龙的手没有闲着,三下两下将晨月变成了一只大白羊,浑圆的玉肩下,晶莹雪亮的肌肤好似透明一般,两座浑圆的玉峰婷婷玉立,呈现着极为优美的动人曲线。幼嫩如春柳的纤纤细腰下,一双修长雪白的王腿,微微开台之际隐隐约约可见淡淡的芳草,那情形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为之疯狂。
  叶天龙俯身下去,鼻子里立刻闻到一股似麝非麝,非常特别的香气,甜丝丝的,凉森森的,闻起来非常舒服。
  看到叶天龙亮晶晶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的眼睛,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晨月马上知道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她深深望进叶天龙的眼睛里去,用柔柔的声音说道:「奴家可是弱质女流,还望将军大人好生怜惜啊!」
  叶天龙哈哈一笑,演戏演全套,晨月果然不是普通的精明灵慧,他再下延迟,道声:「小妖怪,我来啦!」便慢慢进入了晨月的体内。
  晨月轻轻蹙起了柳眉,那种娇柔有如风中的摆柳,娇喘点点,星眸迷离。让原本想大肆挞伐的男人不由得升起了无限的爱惜,觉得这时的晨月和在离开艾司尼亚时那个贪恋享受欢爱的女人完全不同。于是他开始轻怜蜜爱起来,行动也像是春风抚面,深情款款。
  渐渐的,两个人都体会到和风细雨的滋味,原来狂风暴雨有其的壮丽,而和风细雨也有其精美,有了这种觉悟的两个人慢慢沉浸在这种细语无声的境地。
  王师满意地站起来,望着犹自沉浸于奇妙武技中的于凤舞,这个关门女弟子的天赋的确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可以说整个大陆上,能望其项背的也没有几个。
  于凤舞的明眸缓缓张开,柔和清澈,毫无杂质的光辉,这是一种带着无言的感染力却又不会给别人压迫感的眼眸,比起先前她那种有若利剑,锋芒毕露的神光更具有使人信服的威力。
  「看来你已经掌握了心法的窍门!」王师欣然说道,心中却暗暗闪过一丝说不出的滋味,自己花了整整十年才将这一招领悟出来,但传给于凤舞之后,她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摸到了其中的窍门。
  这一招也可以说是王师他毕生功力的总结,他取名为「王道无极」,在搭救晨月的一战中,王师就是用了这一招,结果是将所有的对手完全击倒,这让他真正实地体会到了这一招的惊人之处。
  「老师,谢谢您!」于凤舞长身而起,领悟到这一招「王道无极」的口诀,她不禁深深为自己老师的才智而骄傲。
  因为「王道无极」并下是单单的一招心法招式而已,它还要考虑到周围的环境、时节等各种天时地利的综合情形,可以说,这是一招真正借助于整个环境的能量来对敌人进行打击的。
  王师呵呵一笑,挥手说道:「怎么跟老师这么客气啊?」然后他用认真的口气说道:「凤儿,我看你选的男人……」
  说到这里,王师故意将话语—停,于凤舞不禁心中暗暗—惊,王师他难道对叶天龙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吗?
  「老师,天龙他怎么啦?……」
  看到于凤舞有些惴惴不安的样子,王师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也让于凤舞感到一阵轻鬆,她知道老师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凤儿啊,你真的很在意这个男人啊!不过老实说,老师也觉得你很有眼光,此子绝非池中之物,以后一定会是天下第一人的。」
  于凤舞先是埋怨道:「老师,你老是拿弟子开玩笑,真是的!」接苦笑道:「老师肯定是听晨月她说天龙身具传说中的神脉,所以才这样说的吧?」
  在这个待她恩重如山的老师眼里,这时的于凤舞就像是一个刚刚投入门下的小弟子。王师和蔼的笑道:「你把老师看成什么啦?我的观星术可不是假的!」
  「哦,老师您从星象中看到了什么?」于凤舞颇感兴趣地问道。她从王师那里学到了几乎所有的学问,但就是这个玄奇的观星术,王师没有教,她也没有学。
  「你坐下,听我慢慢告诉你!」王师回到自己的座位,望着于凤舞慢慢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停收弟子五十多年后,又收了你这个女弟子?」
  突然听到这个问题,于凤舞想了想,略显茫然地摇摇头,她本来想说是自己的父亲安德列三世竭力请求的缘故,可转念一想,当时也有下少的帝王为自己的子女找到王师,可是他都没有收下一个。
  如果是某个厚脸皮的男人,也许会说这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好到让人不能不动心,但于凤舞知道这也不会是自己的老师想要的答案。
  「因为我以为你会是大陆今后的天下第一人!」王师语出惊人,着实让于凤舞吓了一跳。
  「我?!」于凤舞的明眸顿时睁得老大,「可是我是一个女人啊!」
  王师笑了一笑,续道:「当我从星象中看出这种异象时,我也不能相信会有这种事情!但同时也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当你一来,我反覆地查证,发现星象所指的居然就是你这样一个女孩子,因此便毫不犹豫地将你收到门下。」
  说到这里,王师抬起头来,眼中现出悠然的神情,轻轻地说道:「能够教导出一个大陆未来的天下第一人,而且还足一个女人,这种事情绝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这个成就感也绝对是无以伦比的!」
  「你所麦现出来的成就,也的确很让我吃惊,这更加坚定了我对你的感觉,你就是今后大陆的天下第一人。然而这次的天风之战,我居然看到了更大的异象,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你并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而是和天下第一人有非常密切关係的人,可以说这个天下第一人会和你发生直接的关係。」
  「这次我来艾司尼亚,固然是为了要赴那个约,更主要的是,我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在你身边的男人会成为大陆未来的天下第一人。遇到了晨月之后,我从她那里知道了一切详细情况,于是我确定了原来叶天龙才是真正的大陆之主。」
  一所以我才说你真的很有眼力,居然那么小的时候,就会选择了他。你以后好好帮助他吧!」
  听完王师的这一番话,于凤舞的娇靥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如果说以前她对叶天龙的信心只是出于自小便刻下的一腔深情爱意,那么王师对叶天龙的看法让她感到自己更有责任奸好辅佐这个男人。
  把子凤舞的神情都看在眼里,王师突然说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天龙这个天下第一人的道路还很漫长的,我已经看到在他周围的重重阴霾,你千万不要大意啊!」
  于凤舞点点螓首,说道:「老师,我明白!要改变大陆现今的格局,一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我有这个心理準备。」
  王师看了一眼于凤舞,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他还没有开口,于凤舞已经高兴地说道:「老师,这段时间我学到不少的东西,还拿到了龙之心经呢!」
  「哦,快说来给老师听听。」王师也大感兴趣地说道,他终于没有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叶天龙身边的阴霾其实代表的是他将要遇到的重重磨难,而且更重要的是,星象表明最近的一次磨难就快要发生了。
  到底该不该向当事人提出警告,这种问题在事件发生之后,再提出来讨论已经没有一点意义了。也许是王师想让叶天龙和于凤舞他们自己去面对各种的挑战吧,而且事先说出来的话,也只是徒乱人意而已,白白让他们紧张。